酒后

我相信酒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它不是解渴的饮料,而是放纵情感的解锁者,或者说,是让理智滚蛋的恶鬼。
不喝酒已有一段时间,我自己想起以前喝酒的经历,对自己要喝酒的理由感到非常难以接受。我以为那时候大多的喝酒只是颓废着的一时冲动而已,弱小,卑怯。当然也有好的,譬如和智航的喝酒,充满着青春的激情。
总的来说,我在后来,已基本找不出自己要主动喝酒的理由。我已活得如此逍遥自在,无牵无挂。对人生对自己关系亲近的人,我都尽量地掌握应该的尺寸――不至于太伤害朋友,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关心。而自己的位置,永远是在一个不能被看见的角落:非常安全。

以前的时候,觉得自己不够坚强,无法容忍一些缺点,无法承受一些事情。现在我未必就坚强了,但是我已经有了一些勇气,并愿意拿出这些勇气让自己坚强些,因为这样,我选择回归,并且不再害怕这样做的后果,我告诉自己,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愿意接受,我都愿意承受――只要我问心无愧。
已经这样无懈可击的我,如果再次拿起酒杯,又会怎么样的呢?
端午节,难得的班级聚会,难得的喝酒。
喝了点酒后,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首先,是所有的思考能力和理性分析全部被摧毁,精神世界里到处是各种情感,信仰,理想,情绪的激烈冲荡。我很习惯地想抵抗下,好让自己保持点头绪。这时候,我认识到酒便是精神力量的麻醉剂――我的任何精神抵抗全部失效。我有点无奈地看着这些放纵的情绪带着一副副画面在我眼前漂移。老实说,无论后来我对事物多么麻木,这些画面还是很伤我的心。想抵抗而不能抵抗的感觉有些痛苦。因为我的理智所构建的世界一片片塌落。世界空洞洞的黑色,却有无数的光点,叙说所有曾经的烦恼,然后它们互相融合,互相团结,一齐压向我,合成一条密不透缝的线,一齐奔过来,要击溃我的意志。
麻醉剂总算是暂时的失效,我感到自己做了奋力的一击,解除了这一次危险的进攻――同时想起了漫画里的一些打斗场面。这之后,我又开始觉得昏昏沉沉,明显的身心疲惫明显的睡意朦胧,精神的意识却仍是那么清醒。我轻轻哼了句:果然,那些结还是缠着我,我还是没有走出来。轻轻叹了口气,我轻轻地摸下床。这将又会是一夜的失眠。

1 条评论

  • 饺子 2015 年 05 月 17 日 11:01 星期日

    我的记忆力我第一次喝酒,是我哥哥把水当酒来骗我,白酒,然后我喝了一口,喷了一桌子。第二次是大学吃散伙饭,喝了一小杯啤酒,吐得稀里哗啦,把同学吓得够呛。第三次,项目组聚会,吃的日本料理,我喝了一点日本清酒,没出问题。第四次,心情不好,让朋友带酒一起喝,二货给我带的伏加特路上还买了红茶,结果我喝了一点,开始过敏了。再后来很想喝酒,但是因为没有人陪,怕出事一直没有行动过。我记忆中传奇的跟酒有关的经历。

酒后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