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一):引子

(一)

那天,当我到达找寻两年的山庄时,天色已经发黑,星星们赶在去夜空的旅途中。
我终于来到这座恢弘的城堡下,它在暮色里已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像是一张白纸里剪了形的底片,有着浅暗分明的黑色,却不能看清里面是什么。
我的面前有一层高高的台阶,安静地躺着。踩在上面,我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这里太安静了。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不幸的是,我猜错了。当我走到台阶的尽头,在最后一级台阶的中央,坐着一个人。

也是黑色的,静穆在这暮色中。
我向前走了几步,问他:你是这庄里的人吗?
他开了口,声音嘶哑而低沉: “不是。”
然后他抬起一直垂着的头,盯着我:你来这里干什么?
当他看我时,我也看着他。
他约莫二十多岁,只是看上去很老,头发长长的,几乎遮住了那双看过去颓废着的灰色眼睛,眉毛也有些长,会使人想起乌鸦的长翅。嘴唇很干燥,且显苍白。
他给我一种很阴郁的印象。
我告诉他,我来找这里的庄主,北斗策。
他似乎对这段公式化的对话很不屑,于是把脸转向别处,似乎旁的风景是真实的,而我是虚幻的。但是还是告诉我:这个山庄已经空了一年了。你所说的庄主一年前就已经不在这里啦。。。。。。
“去了哪里?”我插了句,并为自己此行的前景开始担心。
他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他的说话:他已经死了很久了,在那座冰川下。。。。。。
我悬着的心忽地轻松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古怪的家伙为什么要骗我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在这个国度,这位庄主是最强大的术师,要想打败他都是件极困难的事,更不用说要他的性命了。
当我的嘴角浮现笑容的时候,他却转过脸来,露出一副”如我所料“的的轻蔑神情,然后慢慢地说: “你一定以为我骗了你。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你们都以为,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他身上。有时候,太相信一个人也是很错误的。就像他一样,一个人的死去,并不一定要肉体的消亡,只要摧毁他的意志就可以了。”
他把话收住,手在身右握了样用青布包着长长的器物。起身,在我还想追问的眼神下,一言不发地走过。
我在那里沉默了会儿,茫然地望着紧闭的高大的庄门。忽然觉得这个人的出现非常怪异,于是回过身,想喊住他,却看见他的影子已消融在夜色里。

(二)

他说的是真的,我在山脚下的附近村落到处打听那位庄主的下落,得到的答案,无非是两种:“不晓得”和“已经死啦”,当我问怎么死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惊人的一致:不晓得。
我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我是个很讨厌放弃的人,尤其是要我放弃一件已经做了两年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似乎注定没有结果,我看着太阳一天天地在山顶隐没,心里面的决心也在一天天沉重地下陷。
一天晚上,我身心疲惫地回到住宿的客栈,在这里,我已经打探了两个月,依然是一无所获。我觉得,我似乎快要放弃了。
今晚这客栈的生意看来很糟糕,偌大的大厅,只有一个客人,而且他只喝酒,不点菜。
他的头发很长,已经遮住了眼睛,嘴唇苍白而干燥。桌旁放着一柄剑,剑鞘生锈得厉害。
我在他对面坐下,要了两坛酒,一坛给自己的,还有一坛给他。
我看着他,说:那天,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那里。
他喝了一大碗酒,抬起头,盯着我,慢慢地说:这很重要吗?
我点了点头。
他笑了。
他笑的样子让我很吃惊。他笑的时候,你完全不会觉得这个人很沉沦很没精神。他的笑声很是爽朗,并且透着股豪气。
他说:今天我心情很好,咱们出去走走。

2 条评论

  • cjx 2011 年 05 月 05 日 12:38 星期四

    我并不是故意去掉了这篇,这完全是维护不当的结果。。。

  • 匿名 2015 年 08 月 02 日 21:05 星期日

    文艺青年!

漂(一):引子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