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的所在

四年前的春天我在四川的四姑娘山,天空正飘着小雪。我一直在南方生长,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照着橙色柔和的灯光,打开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大片的雪花飘摇摇的掉下来。我见过几次地上的积雪,一直都很想去北方,我的高中老师告诉我说很多单纯的年轻人高考报志愿到哈尔滨也许仅仅是为了去看冰雕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想去北方,确切地说是北京,因为那也是我们曾经的一个心愿。

我在夜里看雪的愿望是在毫无准备的西部实现的,这让我很惊奇。两年以后我去了东北,湖已结冰,风很刺骨,可是那年好像有两个九月,秋天不再转瞬即逝,而我终于没看到北方的雪。

第二天,我跟随一位向导去了海子沟,我看到一些年轻人着装登山装备,好像他们今天要行动,印象里他们说四峰很难登。记得最清楚是在雪地里看到一串小脚印,向导大哥认真看了看,说是狼下山了,山上没东西吃。风刮起来,雪就往我的脖子里钻了,我没有带墨镜,因为没有这个意识,只觉得雪地很亮,还好没什么大太阳。只爬到了一个波峰,向导就说风大,不要再往上了。在宽阔的雪地里照了相留念,表情似乎很僵硬,似乎也会是很多年唯一的一次雪里的相片了吧,因为那之前,因为那之后,我再没有看到下雪了。

我从四姑娘下来成都的路上,看到许多高耸的山峰,已经落满了雪,群峰环绕了一个平谷,云雾缭绕。我是不信神佛的,可是我看着云朵包围着的白色的平谷,我总觉得那是神仙的所在,他们在那里,飘来飘去 — 那里没有人类。

旅行的日子总是很奇特的,有时候也很短暂,或许只是十来天,却总留着许多一直抹不去的记忆,有时候也会很长,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那是美好的时光。有时候,我会觉得日常的生活似乎是一场战斗,从早晨7点起来一直战斗到晚上8点。不太喜欢中国的一些观念,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就想着出国算了。其实,中国这么大,真正和我相关的就是几个亲人而已,我真正不喜欢的,不是中国本身,而是他们的一些我不喜欢的脾气吧,或者是我本身有许多偏激的地方吧,所以,我不过是想逃避罢了。旅行,虽然很快乐,出发的动机,却未必不是如此。

晚上,收拾完厨房下楼倒垃圾的时候,外面下着很小的雨,风有些凉。我和奶奶最近关系不太好,虽然这半年来经常如此了,可是也觉得心里有些累了。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yuyin110 2016 年 03 月 17 日 09:03 星期四 回复

    四姑娘山就是《盗墓笔记》里那个四姑娘山吗?

    • cjx 2016 年 03 月 17 日 09:07 星期四 回复

      《盗墓笔记》我没看过,不过有可能是哦!

  • xzw 2016 年 03 月 21 日 22:00 星期一 回复

    盗墓笔记里的四姑娘山也在四川,但毕竟是作者虚构的。

  • Tom 2016 年 03 月 31 日 12:22 星期四 回复

    我想回来发牢骚了(T_T)

  • 匿名 2016 年 09 月 18 日 19:07 星期日 回复

    别和奶奶吵架啊!

无人的所在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