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岱的前世今生(三):攻城

主意已定,我便招兵买马,数日之后,倾全城之力,直奔寿春。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赌博,一场输不起的赌局。

陈留,已经几乎没有任何士兵了,而寿春,则有着和我军势均力敌的兵力。

离开城的那天,我听到了一阵冷冷的笑声,来自洛阳城。

我从未打算过回头。

寿春离陈留挺远,要走数十日,沿途一路的平原,没有沼泽和湿地,正是火攻的绝佳地段。

急躁的毋丘俭没有打算让我们这么悠哉地来到寿春,不多日就御驾亲征,同时带了多名亲信大将,共计两万大军前来阻截。

战斗的过程没有太多亮点,在敌人歇脚的夜晚,鲍信堆了大草堆,上火,军师用准备好的冲车,把大火球推入敌军,在火光冲天的这个夜晚,我们的军师和将领散布着骇人的谣言制造混乱,无数的弩兵枪兵冲锋陷阵,毋丘俭军节节败退,无心应战。

我骑马立在中军前面,看到了熊熊的火花中毋丘俭焦急的脸,也看到了曾经的英雄的没落 –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一天,避无可避 – 只是毋丘俭比较倒霉,今天先面对了。

我放过了他,让他返回寿春城。

几天之后,我攻下了寿春,毋丘俭和他原来的将领成为了我新的手下。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刘岱的前世今生(三):攻城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