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愁

胡子长长了,头发也长长了,眼睛布满了血丝,忧愁是显而易见了。

继续阅读
东京

17年,我联系了日本那边的语言学校,准备开始为重新读书做准备。到了东京,在无数个便利店,我看到收银员的胸牌上显示着他是中国人,在面馆,长的帅气却在洗碗的小哥也是中国人,他们都很年轻,而且很可能和不久后的我一样,在某个语言学校备考,或者已经是某个大学里面的学生。这让我感到一些悲哀,尽管这是必要的代价。后来在排着长队的麦当劳,我看到日本人像挤进避难所一样地来到这家不宽敞的快餐店,独自一人看书,睡觉,玩手机,东京的落寞无情地呈现在我四周。我旁边刚来的一位大叔紧锁的眉头仰着的脸击碎了我对关注了许久的这个华丽的国......

继续阅读
一件愚蠢的事

今天给大舅妈当司机,开她家的车,到了目的地后他们办事,我就车停了路边拿起笔记本工作,天气炎热,我想着要不开开空调,启动以后开了空调后我突发奇想,如果车钥匙转回来空调是不是还有风,因为也不是特别热。。。就这样我自我感觉良好地吹了几个小时空调,太阳下山了,舅妈办完事情了,大家喜气洋洋的准备回家,我却发现车子怎么也启动不起来,原来车子没启动电瓶被我开空调开没电了。嗯,真是有够蠢的。。。现在,我在一个周边都没有汽车维修的小村子里,乖乖静候救援。。。

继续阅读
变色龙
印象最深的旅行
重翻《围城》
不喜欢坐飞机
空手而归
时过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