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冥想(二)

十三年前,我8岁,总是喜欢在老家于富林店铺的小巷里跑来跑去。 我6岁的时候,上幼儿园,是一个好孩子。富林店铺的老板那时候还略显年轻。每次见到我,就往我的手里塞一颗糖果,然后嘱咐我,“好好读书!别告诉家里我给你糖果了。” 小小而有天真的我,总是满面笑容的一边嚼着糖一边点头。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地被过分地期望了吗? 这过分的信任,却要带着痛苦,和我一起在今后的旅途中一齐漂泊。 (更多…)

继续阅读
夜路冥想(一)

郑伊健在《古惑仔》里,看到大天二死后,沿街喝酒直至醉倒桥头地片断,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个人。 每次夜里散步时,总是很凑巧地碰上他,而他的手里总是很凑巧地拿着一瓶饮料。他总是很旁若无人地在周围匆忙的行人边慢慢地走过,眼神很安静,似乎是在一个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里漫游。 (更多…)

继续阅读
随便写写

星期五的下午,离下班还有3个多小时。连续加了4天班,好像有点不想干活了。很像读书时代不想读书的样子,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老师在讲台,你们保持着距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至少写写东西看看闲书没有问题,现在,我的部门主管就在我的身后,我要是这么不思进取的拿着工资不干活(当然现在没有工资,现在是可怜的实习生),也说不过去。有点儿累,想个法子打发这个下午吧。 (更多…)

继续阅读
大三寒假

我是很久没有更新自己的空间了,放假前夕对几个人瞎嚷嚷着要更新,目前正在构思等等。真正到了寒假,回家第一天,老爸问我:“那么,寒假有什么打算?”我的回答么,虽然很违心意,不过我知道识实务者为俊杰,所以很知趣地说:“听你的安排吧。”于是我的漫漫寒假就在我一天天的干些零碎的体力活中消磨过去了。 (更多…)

继续阅读
酒后
喝酒